看牌抢庄牛牛棋牌游戏

聯系我們

傳真:0755-21630287
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人:屈金平 13902962739
                趙先生 13824388685

                趙先生 13717088686

郵編:518000
地址:深圳市光明新區光明街道百花社區富民大道第一工業區B4棟

公司動態

公司動態

密訪洋河酒假瓶蓋專業村

來源: 時間:2014-03-28 16:27:47 次數:

文/圖 法治周末記者 高原 發自江蘇南京 宿遷 贛榆

作為全國最大的瓶蓋加工基地,江蘇省贛榆縣古河套村大大小小的瓶蓋加工廠共有七八十家,提到古河套,“瓶蓋村”的名聲聞名遐邇。

在這里做了十幾年瓶蓋的徐鵬最近很是苦惱,作為江蘇洋河集團在古河套村的唯一授權瓶蓋廠鵬飛包裝有限公司,徐鵬稱自己廠子的業務量比以前減少了40%。

“年前到現在公安機關抓了很多做洋河酒假瓶蓋的,我們村就有兩個人被捕了,現在外人一提贛榆古河套村,都說‘家家都是做假瓶蓋的’,我們的聲譽受到很大影響。”徐鵬說。

古河套村的假瓶蓋只是“洋河酒偽造酒瓶蓋商標大案”的一個縮影。

自2010年下半年開始,公安部經偵局指揮協調江蘇省、安徽省、河南省三省成立專案組調查洋河酒瓶蓋商標造假案。據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此次涉案的洋河酒假瓶蓋總額高達上億元,現已抓獲近百名犯罪嫌疑人。案件目前仍在進一步偵查中。

 

 

洋河酒假瓶蓋


  近年來,洋河酒在江蘇乃至全國的影響力日益擴大,2008年洋河酒廠的市場占有率就已經達到13.53%,成為江蘇省無可爭議的第一品牌。2010年,江蘇雙溝酒廠也成為洋河股份的子公司。

 

“企業做大了,跟著造假酒的也就多了,我們村里造假瓶蓋的大多都是偽造洋河酒瓶蓋的。”徐鵬說。

《法治周末》記者了解到,洋河酒廠的大部分瓶蓋是由山東省日照市的企業所生產,而緊鄰日照市的連云港市贛榆縣,背靠洋河酒瓶蓋廠做起了造假的生意。

古河套村的200多戶人家,近三分之一的家庭以做瓶蓋為生。徐鵬說:“我們村真正拿到洋河酒廠授權的只有我一家,其他的有些小廠,不要說授權,連生產瓶蓋的資格證書都不全。”

“本來洋河集團供應部打算今年讓我們做幾個新產品,這個案子一出,人家也不敢讓我們做了。”徐鵬很是無奈。

徐鵬所說的資格證書,是指具備國家正規生產瓶蓋的相關證件,即生產許可證,印刷許可證,特種行業營業執照的廠家寥寥無幾。徐鵬說:“全村只有十幾家證件齊全的廠家,其他大部分都是家庭作坊。”

徐鵬的辦公室里,記者見到了他所說的各種許可證,以及洋河集團發給他的采購單。他告訴記者,洋河酒廠有一套很嚴格的瓶蓋采購手續,瓶蓋廠每年都會去洋河廠參加招標,中標后洋河廠供應部會統一給授權廠家提供瓶蓋樣本。

案子一出,對徐鵬的瓶蓋廠造成不小的沖擊。“我們的技術水平只能造中檔洋河酒的瓶蓋,而造假的也是盯準了中檔酒,現在洋河廠供應部對我們廠的信任度大大降低。”徐鵬說。

 

 

瓶蓋專業村探秘


  按照徐鵬的指引,《法治周末》記者來到古河套村。就在不久前,劉某因涉嫌制造洋河酒假瓶蓋而被捕。

 

剛進入劉某的家門,嗆鼻的工業原料味道撲面而來,劉某家昏暗的偏房里兩臺機器吱吱呀呀地在工作,一個個黑色的塑料瓶蓋散亂地扔在混雜了柴草、垃圾的地上。

操作機器的是劉某六十多歲的母親。兒子被捕,案子未結,公安部的專案組還在追查洋河酒假瓶蓋的窩點,不過這些看起來并未影響到劉某家瓶蓋的生產。

問到瓶蓋發往何地,有何質量檢驗,兒子被捕后家里的生意有什么影響等,劉母很不耐煩地說:“這我都不清楚,瓶蓋該怎么做還怎么做。”

村民稱,劉某是接了自稱是洋河廠業務員的訂單才開始生產假洋河酒瓶蓋的。記者致電洋河酒廠辦公室陳主任,詢問洋河酒廠是否有業務員私下訂單,被告之并不知情。

和徐鵬的廠子不同,記者在劉某家并未看到任何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至于徐鵬所說的印刷許可證,劉某的母親更是不得而知。

劉某的母親拒絕透露兒子的任何信息。對于年前被捕的兒子,劉母只是說:“這個案子我們村不只抓了我兒子一個人,你去別處打聽吧。”隨即把記者“請”出門外。

記者以打聽人為由隨意走進幾個村民家中,見識到了瓶蓋村的“名不虛傳”。

走訪的幾家中,幾乎家家都在制作瓶蓋,有一點規模的家里都有一兩臺破舊的機器,更多的村民在家里手工加工瓶蓋。在一戶村民家里的客廳里,一個大娘一邊哄孩子睡覺,一邊麻利地加工瓶蓋。

問到在做什么瓶蓋,大娘只知道是酒瓶蓋,至于是什么酒,瓶蓋的真假,有無酒廠授權等事宜,大娘漠不關心地說:“做好了就交給村里的廠子,我們從來不問這些。”

大娘熱情地讓記者試試加工瓶蓋,記者表示手臟是否需要先消毒,大娘憨厚一笑:“哪那么多講究,這酒又不是你喝。”

對于古河套村另一個因涉嫌制造洋河酒假瓶蓋而被捕的徐進勝(音),村里人顯得更為謹慎。記者在打聽徐家住址的時候,村里人很警惕,問是不是和年前洋河酒的案子有關。

與劉某相同,徐進勝的被捕沒有給他的廠子造成任何沖擊,除了沒有正規的廠名,徐進勝的廠子規模不小,4間臨街的廠房依舊開工。

《法治周末》記者輾轉見到了徐進勝的大哥,對于弟弟的遭遇,大哥大呼委屈。

“我弟弟是被騙了。”徐家大哥說。據他介紹,有人冒充洋河酒廠供應部的采購員,拿來一套完整的手續讓徐進勝的廠子生產洋河酒瓶蓋。

徐進勝的大哥說:“手續上有紅章,還送過來瓶蓋樣品,我們小老百姓怎么知道是造假酒的找上門來了。”一看手續齊全,就照著樣蓋生產,結果生產出來之后被查處是假瓶蓋,人也被抓走了。

徐家的說法得到了村里其他瓶蓋廠老板的證實。

山東某酒廠授權的一家瓶蓋廠老板劉恒方對《法治周末》記者說:“造假酒的找上門來,拿出一套授權造生產瓶蓋的手續,小廠子沒有辨別手續真偽的能力,等生產完了,造假酒的事東窗事發,他們稀里糊涂地也跟著進去了。”

徐鵬不認可這種說法,他的授權資格拿到的并不容易。他說:“如果都是拿一套手續就能得到授權資格的話,豈不是天上掉餡餅?”

“一個人就能采購瓶蓋?這太不現實了。”徐鵬說。據他介紹,他的廠子和洋河酒廠簽訂合同后,每天都能從陽河集團的內部網站上查到自己的訂單,自己的庫存每天也要向洋河集團報告,每個季度還要向洋河酒廠提供省里質監局作出的檢測報告。

據徐鵬介紹,鵬飛包裝廠所買的工業原料每噸大概在1.8萬元左右,而村里其他證件不全的廠子,購買的是工業廢料,每噸價格不足1萬元。他說:“從原料上就差了這么多錢,更不要說招標的費用,各種檢測的費用,如果一直這么下去,整個村子正規的瓶蓋廠都要毀了。”

 

 

公開的造假


  對于偽造洋河酒一案,贛榆的百姓大多了解。在采訪中一位出租車司機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打假有什么用,現在在贛榆買到的洋河酒有80%都是假的,但是也沒辦法,就算拿去舉報回頭買的還是假的。”

 

但是,當地媒體對于古河套村的瓶蓋產業信心十足。

《連云港日報》的一篇報道說:“古河套村瓶蓋生產全國知名,產銷量全國稱冠。現在該村已經形成了從模具加工—絲網印刷—激光焊接—真空鍍膜為一體的鏈式生產模式,并可根據不同客戶群體、不同類型瓶子的要求,設計、生產出各種精美、防偽的瓶蓋。”

對此,劉恒方不以為然:“生產瓶蓋的技術門檻很低,科技含量不高,有機器就可以做,根據客戶的不同要求也就是你拿來什么樣的樣品我就能給你做什么樣的蓋子,至于授權書是真是假就不知道怎么辨別了。”

《法治周末》記者在走訪了部分瓶蓋生產企業后得知,作為一個有著近30年歷史的瓶蓋加工基地,古河套村的瓶蓋加工企業中并沒有很大的“大戶”,規模最大的企業一年銷售額也只有千萬余元。

采訪中,劉恒方和徐鵬均表示,小作坊手續不全,存在著造假的隱患。

徐鵬說:“很多沒有印刷許可證的小廠子,到現在還在偷偷生產瓶蓋,那些造假酒的人很容易找到這些廠子。”他認為,工商部門應該和質監部門配合起來檢查,對于手續不齊全的小作坊應該堅決取締,不取締就會為造假提供機會。

不過,徐鵬也承認,造假酒的人太過猖獗,假瓶蓋只是假酒利益鏈上的一個環節。

他說:“但是如果能從這個環節上加以控制,也會起到打擊假酒的作用。”

記者隨即來到贛榆縣工商局商標科,對于當地如同公開秘密的洋河酒瓶蓋造假以及公安部主導的打假行動,一位工作人員說:“沒聽說過洋河假酒案啊。”

而對于記者提出的古河套村瓶蓋廠的監管問題,該工作人員更是對遠近聞名的“瓶蓋村”完全不了解。

該工作人員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我們對于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一直很嚴格,到目前為止轄區內沒有查到造假情況。”

根據“洋河酒偽造假瓶蓋商標案專案組”一位辦案人員的提示,《法治周末》記者來到假洋河酒泛濫的江蘇省宿遷市,該地工商部門的夏科長表示,對于洋河酒假瓶蓋一案不知情。

 

 

洋河集團回避造假


  由公安部經偵局指揮的跨省大案,目前已經取得階段性進展。然而當《法治周末》記者在江蘇偽造洋河酒瓶蓋涉案地點采訪時,江蘇公安部門卻不肯透露具體情況。

 

江蘇省公安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訴記者,洋河集團和公安廳打過招呼,此案件不宜對外宣傳。

據宿遷市公安局內部人士透露,在記者采訪的前一周,宿遷市公安局一舉端破4個造假窩點,逮捕19名造假嫌疑人。然而記者聯系采訪時,該局副局長以開會為由拒絕采訪。

有關資料顯示,2010年4月,洋河股份斥資5.36億元收購了雙溝酒業40.6%的股權。此次收購完成后,雙溝酒業已成為洋河股份的全資子公司。

作為江蘇省的知名企業,洋河酒廠是當地的納稅大戶。洋河酒假瓶蓋涉案金額上億元,其背后無疑是大量的洋河假酒流向市場,洋河集團的損失不言自明。但當記者撥通洋河集團朱副總經理的電話,說明采訪意圖后,該經理以不了解情況為由拒絕了記者的采訪。

知情人透露,該案件的起源正是洋河酒廠向公安部門舉報,身為受損企業,洋河集團不管是在經濟利益還是品牌形象上都受到損害。據知情人士透露,洋河集團擔心,如果報道案件進展成果,就會導致消費者對洋河酒產生懷疑,損害品牌形象。

隨后,記者向江蘇省公安廳提出采訪請求,希望了解洋河酒假瓶蓋造假窩點的具體情況、造假所涉及的范圍、目前案件的進展等,公安廳宣傳科科長趙家新對此避而不答,截至記者發稿前,江蘇省公安廳對記者的采訪請求沒有任何回復。

在安徽省滁州市的政府網站上,記者終于發現與該案有關的官方消息公安部對此次洋河酒假瓶蓋打假案取得階段性勝利的賀電

公經知產[2011]5號

江蘇、安徽省公安廳經偵總隊:

欣悉2011年1月1日凌晨零時,江蘇、安徽兩省公安機關密切協作,多警種合成作戰,成功摧毀一個涉及蘇魯皖三省多個地市,集產、供、銷為一體的特大假酒犯罪產業鏈條,搗毀生產假酒和生產假冒商標標識窩點各一處,繳獲假冒“雙溝”等白酒23.7噸,包裝盒、空酒瓶、瓶蓋、各類白酒商標標識等共計133萬件(套),扣押印刷、灌裝等設備21臺(套),刑事拘留高殿新、朱瑞銀等11名犯罪嫌疑人,重創了蘇魯皖三地制販假酒犯罪活動。在此,特向你們表示熱烈祝賀,并通過你們向參戰單位和民警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親切的慰問!

 

“亮劍”行動開展以來,你省公安機關高度重視、精心部署,各項工作有序全面推進。特別是江蘇省宿遷市公安機關細致摸排、深度研判,迅速掌握了高殿新團伙特大假酒犯罪產業鏈條。你總隊通力協作、精心組織,宿遷、無錫、淮安、滁州公安機關共同經營、縝密偵查,迅速查明全部案件事實,掌握了確鑿證據。2011年新年第一天凌晨,100余名民警,頂著零下九度的凜冽寒風,在安徽天長、江蘇泗洪、無錫、淮安等地多點多線統一展開收網行動,成功突破全案,取得重大戰果。這一案件的成功破獲,充分展示了全體參戰單位良好的大局意識和協作精神,充分體現了全體參戰民警無私忘我的奉獻精神和善打敢拼的優良作風,為全國公安機關開展“亮劍”行動樹立了良好典范。

希望你們再接再厲,進一步加大偵審工作力度,深挖犯罪,擴大戰果,并望在今后的工作中,認真總結經驗,發揚成績,為維護市場經濟秩序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版權所有 © 1992-2014深圳市萬駿發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深圳市光明新區光明街道百花社區富民大道第一工業區B4棟
 電話:0755-23199611 傳真:0755-21630287     業務QQ:761170087  QQ:596527967

直線聯系人:屈金平 13902962739  趙先生 13824388685  趙先生 13717088686   邱堂洪 13928476183  技術支持:華企立方

白酒瓶蓋,酒類包裝配件,酒類包裝塑膠標牌,五金標牌白酒瓶蓋,酒類包裝配件,酒類包裝塑膠標牌,五金標牌,白酒瓶蓋,酒類包裝配件,酒類包裝塑膠標牌,五金標牌

看牌抢庄牛牛棋牌游戏